分類
未分類

“十年不過時”的華為智慧屏,正在重新定義電視產業

“十年不過時”的華為智慧屏,正在重新定義電視產業

一臺電視的生命周期有多久?

上世紀90年代末的時候,一臺黑白的CRT電視可能已經在傢裡的櫃臺上放瞭近十年;進入液晶屏流行的時代,32寸的彩色電視隻要五六年的光景就已經落伍;到瞭近幾年興起的互聯網電視時代,隻需要一兩年的時間就會被淘汰……

產品迭代周期的加快,並非是工藝或產品質量的滑坡,而是大多數作為單品的電視停止瞭進化。當智能傢居逐漸占領瞭消費者的客廳,甚至是傢裡的燈具都可以聯網時,在場景上與其他產品割裂的電視,自然成瞭被遺棄的對象。

對於這樣一個現實問題,產業鏈上下遊的玩傢們顯然思謀已久,其中的扛旗者正是以智慧屏殺入電視產業的華為。就在剛剛結束的華為智慧屏新品發佈上,針對電視產業懸而未決的痼疾,華為提出瞭“常用常新”的理念。

01 大屏的第三次進化

單純從字面上不難讀懂“常用常新”的寓意,可要理解這一理念對於電視產業的價值,還要從電視的進化歷程說起。

自從英國工程師約翰·貝爾德在1925年“掃描”出木偶圖像開始,在長達近百年的歷史中,電視的進化從未停止。隻是以往談及電視的進化史時,習慣性從顯示技術的方向切入,比如從電子管到晶體管、從黑白到彩色、從顯像管到OLED,或許還有另一種代際劃分方式,即用戶體驗的維度。

電視的1.0時代可以歸納為傳統電視時代,即使顯示技術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前推進,電視所扮演的角色都隻是“傳畫機”,將影像內容從電視臺單向傳送到用戶傢中,僅僅滿足瞭人們對“視聽”的需要。恰恰是電視功能的單一性,哪怕是十年前的技術和產品,照舊可以滿足用戶對影像和聲音的初步追求。

可能是借鑒瞭智能手機的產品邏輯,電視廠商們不約而同地湧進瞭互聯網電視時代,安卓操作系統被移植到瞭電視上,用戶可以在電視上安裝各種各樣的應用,可以在電視上播放優愛騰等長視頻平臺的內容,甚至可以用語音告訴電視你想要看的節目……電視的2.0時代可以說是跨越式的革命性創新。

可為何電視邁入瞭新的時代,代價卻是生命周期的驟減?

答案也許是創新方向與用戶需求的錯位。為電視裝上操作系統後,不少電視廠商認為已經完成瞭使命,創新的方向開始轉向設計美學,通過窄邊框、薄機身等細節上的打磨,讓電視成為客廳中精致的裝飾品。

站在用戶的角度上,用電視來裝點客廳或許是個美麗的錯誤。

人與電視的交互還停留在遙控器上,即便一些產品附加瞭語音功能,也隻能識別固定的詞匯,幾乎沒有用戶體驗可言。但在電視止步不前的時候,智能路由器、智能音箱、智能空調、掃地機器人等陸續走進消費者的傢居生活,電視的價值依舊停留在屏幕上,成瞭獨立於智能傢居生態的存在,用戶想要的卻是一個大屏的控制中心。

“十年不過時”的華為智慧屏,正在重新定義電視產業

電視產業的守舊,為華為制造瞭進場的機會。洞察到用戶核心訴求的華為,在2019年提出瞭“智慧屏”的概念:當用戶需要視頻通話時,智慧屏可以化身為“線上會客廳”;當用戶需要健身時,智慧屏可以變身為客廳私教;當用戶想要把手機上的內容投屏到智慧屏上,隻需要輕輕一點……電視進入到瞭智能化的3.0時代。

不過華為並未就此止步,“常用常新”的理念背後,預示著大屏的第三次進化正在從量變走向質變。

02 漂亮盒子裡的軟件

互聯網電視想要成為客廳裡的裝飾品,華為智慧屏給自己的定義不是裝飾品,想要給用戶提供的是裝在漂亮盒子裡的軟件。

比如剛剛發佈的華為智慧屏S系列,相較於傳統的互聯網電視已經做出瞭三個轉變:革命性創新不再是高端產品的特權,而是所有大屏的標配;產品賣點不再局限於硬件設計,軟件配置也是產品力的一部分;OTA將成為所有智慧屏的標配,軟件定義大屏的時代已經徐徐拉開瞭序幕。

由此再來理解“常用常新”的內涵,絕非隻是常規性修改BUG式的升級,核心在於打破傳統電視的能力邊界:不僅要讓智慧屏跳出屏幕的局限,擁有全場景智慧的能力,還要讓智慧屏“十年不過時”,與整個智能傢居生態協同進化。

正如我們所熟知的,一個概念從想法到落地的過程,離不開兩個核心挑戰:一是技術上的摸索,二是場景中的裂變。

華為智慧屏自然也不例外。

在提出“常用常新”的理念之前,華為解決瞭一個許多廠商難以逾越的技術鴻溝。2019年8月舉辦的華為開發者大會上向外界演示瞭這樣一個場景:主持人與朋友進行視頻通話時,還能分享無人機拍攝的實時畫面。看似一個普通的場景演示,背後隱藏的卻是華為首創的分佈式技術。

簡單來說,分佈式技術就是將不同終端的能力互助共享、互為外設,讓用戶可以在最合適的設備上使用功能和服務,通過分佈式硬件的虛擬化技術,打破瞭終端之間的硬件界限。當鴻蒙系統將分佈式技術帶到大屏上,智慧屏從過去的“屏”演變成為一臺“超級設備”,手機、電腦、智能音箱等都是智慧屏的能力延伸。

“十年不過時”的華為智慧屏,正在重新定義電視產業

對應到智慧屏的應用場景上,伴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和人機交互數據的沉淀,智慧屏具備瞭自我進化的能力,可以根據用戶的使用習慣不斷提升語音識別、生物識別的精準性、連續性和響應速度。同時背靠華為豐富的音視頻資源,以及生態夥伴在遊戲、教育等領域的龐大內容池,擁有瞭內容持續更新的能力。

做一個對比的話:互聯網時代的電視定義瞭大屏作為傢庭娛樂中心的地位,但在華為智慧屏上,大屏所扮演的角色越來越多元,逐漸在娛樂中心的基礎上衍生出瞭IoT控制中心、休閑遊戲中心、智慧交互中樞等等,並在不斷賦予大屏新的價值和能力。

“常用常新”在華為智慧屏中落地,所改變的不僅僅是電視的產品形態,或許還有對電視產業的革命性改變:在電子消費領域掀起一場從“硬消費”到“軟消費”的深刻變革。

03 電視的終結和重啟

畢竟站在大行業的視角上思考的話,“常用常新”理念對電視產業的沖擊將是不可逆的,直接關系到電視產業帶的終結或重啟。

根據奧維雲網的監測數據,2020年上半年國內彩電市場的零售量同比下降9.1%,第三季度的銷量同比下滑6.4%。做一個橫向對比的話,2020年第三季度全球平板電腦的出貨量同比增長高達24.9%,有屏智能音箱的出貨量在2019年竟然有10倍以上的增長。在電視行業止步不前的時間裡,一群野蠻人正在搶奪電視的傢庭地位。

某種程度上說,“常用常新”的理念讓電視產業看到瞭重啟的希望。按照權威調研機構IDC的預計,中國電視市場的出貨量有望在未來幾年中逐年上漲,並在2024年達到4800萬臺的銷量,其中最為核心的驅動因素就是智能交互。

而“常用常新”留給電視產業的不隻是銷量上的提振作用,深層次的價值在於對電視產業鏈的重構。當前電視廠商的盈利主要集中在硬件銷售,一種原始且脆弱的盈利模式,但未來華為智慧屏的價值構成將是422的結構,即硬件占40%、軟件占40%、內容和服務占20%,不再是一門純粹的硬件生意。

沿循這樣的邏輯,“常用常新”既是電視產業的生命通道,也將開啟新的黃金賽道,前者牽扯到產業鏈上下遊的利益共贏,後者則深刻影響著電視廠商與消費者的關系,從一次性的買賣關系轉向長期的服務關系。

至少華為已經開始瞭新的佈局,通過構建完善的南北向生態打造合作共贏的生態圈:向南,華為正在為硬件模塊生產廠商提供SDK,將涵蓋所有可能的硬件模塊,以便他們的智能設備可以高效便捷地接入華為生態中;向北,華為將為開發者提供給各類開發工具包、開放接口,讓開發者可以調用華為生態系統,以及南向合作夥伴的硬件模塊。

“十年不過時”的華為智慧屏,正在重新定義電視產業

回到智慧屏的話題上,南北向生態所謀求的是打破服務與產品各自的邊,以實現服務原子化與智慧能力的跨設備無縫協同,註定會不斷夯實智慧屏在“全場景智慧生活”中的價值,無須思考是否會被新的設備所取代,將精力專註於產業鏈本身,徹底擺脫過去硬件賺錢的邏輯,軟件、服務和體驗業將成為新的盈利點。

或許幾年後回頭審視“常用常新”理念的價值,會有不一樣的新發現:就像是一顆在深海中引爆的核彈,可能海面上的傳統電視廠商還未洞察到危險的存在,距離離一場毀滅式打擊已經不再遙遠,倘若無法順應華為所掀起的浪潮,結局隻能是黯然退場。

04 結束語

電視產業的百年征程中,總有一兩傢企業在正確的時間點左右瞭潮水的方向,也總有一些公司消失在歷史的煙塵中。

目前大屏的第三次進化仍在進行中,華為智慧屏也指明瞭新的方向,留給電視產業鏈上下遊玩傢的其實是一道選擇題:要麼選擇擁抱智能傢居時代的趨勢,用大屏為用戶開啟智慧化的新生活;要麼繼續無視外界的浪潮或暗湧,成為舊時代的殉葬者。